跳到主要內容

談自創曲:辣物




這次的辣物  Long Version,是針對之前的辣物短版做的再延長。因為總覺得短版有許多沒說完的話,所以想在長版裡盡可能的表達出來。

從「酸物」、「甘物」到「辣物」,是想把聽覺和味覺試圖連結在一起。當然音樂的可塑性高,我的音樂也不可能是標準答案。而之所以會把辣物再延伸,也是在製作的當下發現有些元素已經漸漸顯露出來,又是自己覺得有興趣的中式元素,於是便再著手製作較長的版本。後期加入了一些鑼,和合成器中一些控制的元素,讓其中一位的旋律線變得有點像在唱戲般的感覺(2分53秒時尤其明顯)。

至於曲子內的設定,原型是兩位媽媽(可能是鄰居?)在高聲談話,所以主旋律線其實有兩條輪流出現。她們的話語一來一往,用兩種不同的聲音代表。一位較短促但密集,一位較嘶啞且長聲。更往前想一點的話,一開始只是想做一首「音符相當密集的曲子」,但又不希望聽起來壓力過大,所以慢慢地就變成現在的樣子了。

時間上似乎也很適合當春節應景音樂使用就是了。希望大家聽久了也會感受到過年的味道。XD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遺物 Something Missing

Something Missing 遺物 by KillerBlood

這首曲子和「來世」、「w=f(c)」的架構較為類似,某方面來說也比較像「生命謳歌」。但以結構來說,遺物的本身不太有回顧與重複的段落,所以更像是一場無法回頭的旅程。

來世一開始的旋律有貫串到最後,我想是因為那時始終抓著一些什麼,而且我覺得自己抓到了。無論那是悲傷還是快樂,他都讓我整個人泡在裡面不想出來。到了w=f(c)那一曲時反而做出了頭尾連結的東西。如果w=f(c)的開頭像是個告別式,沿途交融了那麼多情感,最後卻還是回到了開頭,那麼也顯示出自己當時只想縮回舒適圈角落的意圖。

生命謳歌時我想用悠長的風笛來帶走自己的憂傷,雖然我怎麼想也都覺得,自己只是一再地描寫那幾次生命中的葬禮,雖然表面上看來已經稍微雲淡風輕,而且轉用歌頌的方式來試圖緩解那種生命的沈重與微小,但生命謳歌的敘事口吻已經比起前兩首收斂許多了...吧?越來越像個旁觀者,或是努力地假裝成旁觀者,來掩飾自己的憂慮與不安和難以釋懷。

接著就出現這首了,自以為了解了生命的第四作。

當初開始製作時沒有意識到自己又在寫這種,對於生命的逝去感到無力的曲子,且作到一半轉折處其實就放置了兩個月沒有再動過它。之後八九月拿回來做,又覺得有點靈感。中間那段最高亢又有點像是來世般的旋律,是一改再改的結果。其實之前的旋律線更像旁觀者,而且離整首曲子太遠了,所以後來又重寫了現在聽到的旋律線。




the Missed Part裡面的我有點像還在哭的小孩,最終定案的版本似乎比較成熟一點,或是更絕情一點?這兩條旋律線彼此的語氣非常極端,好像彼此也在呼應各自的不同一樣。所以製作當時也很困擾到底要怎麼取捨,最後還是用了與現在的年齡比較相稱的語氣。




上面這條旋律與音色對我來說就完全是懷舊的情緒了,或像是日出與日落時逼視著天空那種撲天蓋地的橘色紫色光芒,好像可以看到哪位已然離開的長輩悄悄現身懷抱著自己一樣...你看吧果然這首曲子還是在為我自己服務。但他不期然地就又消失了,這是我希望做出來的,那種自以為得到了什麼的瞬間然後馬上又被抽離的那種無奈。一直到最後後就剩下用一點晶亮的口氣為自己打氣,說服自己接受這個世界,否則被吞噬的也將會是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