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8-Bit 迷你專輯漫談(一)

有關8-bit音樂,也有人叫它chiptune。因為現在各種數位與音源取樣技術發達,在軟硬體上都早已有聽來與真實樂器相似至極的工具了。這些更早以前出現的基本聲音單位(如矩形波(square)、鋸齒波(saw)等等)相形之下很簡單就能做到。而因為技術與成本都很低,所以許多玩具與簡單的發聲設備都會考慮使用它們。但在當時的電玩與聲音技術方面,這些基本元素也算是擔當要角了。無數的遊戲開發商除了把這些現在看似簡單的音樂晶片發揮出最大能力外,也考驗著音樂人們作曲的功力。

要知道,用這些新樂器作音樂可得顛覆各家自古以來養成的各種sense,而就算是用矩形波或鋸齒波之類的東西來模擬既有樂器,這之間的差異又大得可以。而且當時的作曲工具又陽春,加上晶片本身的最大發音數大概只有四到六個聲音(任天堂紅白機時代),大家為了把好聽的旋律與和絃塞進去,簡直是無所不用其極呀。我自己編過四和絃的手機鈴聲,真的是練習使用減法編曲的好機會,尤其碰到有鼓的時候,不惜犧牲各種東西也要讓grooving跑出來的那種樂趣還真是難以言喻啊!

矩形波。日本KONAMI還曾有個作曲單位叫矩形波俱樂部呢。
比較不純的矩形波,與比較單純的矩形波。
這次會做出這張8-Bit小專輯,一方面是因為童心大發,一直以來做出這種遊戲感覺濃厚的音樂是我夢想。而這份童心剛好在今年陸續受到幾個人的喚醒。一位是LNG工作室的六嘆(6tan),之前因為他在網路上錄製了他自己的VLOG,那時他也透過噗浪來向我邀了一首簡單的配樂,並註明希望是8-Bit風格的小曲子。那時覺得很有趣便一手接下,後來就不小心開始了今年的8-Bit音樂旅行了,哈哈。

另一方面自己在年中也聽到了王若琳發行的新專輯「GALAXY CRISIS : The Strangest Midnight Broadcast銀河的危機」,其中使用許多8-Bit元素讓我心動不已。(其實從她上一張專輯:The Adventures Of Bernie The Schoolboy/柏尼的大冒險,那時就有注意到了)自己也鼓起勇氣透過她的臉書粉絲頁交流了許多音樂,也把彼此做的8-Bit音樂好好的交流了一下。她讓我覺得不孤單,也有人正在和我做著同樣的事,用不同的方式喜歡著8-Bit音樂。另外就是有些接到的CASE中也指名使用8-Bit風格。這些都是促使我做出這張8-Bit的原因。

此外還有接觸到一位美國的8-Bit音樂人MicroD,這位請容我下次再提。XD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