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5日 星期二

《自畫像》全曲解說



感謝各位願意對這張奇妙的作品感到興趣。那麼以下就請讓我對自己第一張實體專輯CD《自畫像》內的曲目,做一些個人的想法敘述與解說吧。


● 建設

 最初的發想源頭是「工地」。相較於小小的家,我想呈現的是人類各式建設的縮影。如果把它化為影像,可能會是從很高很遠的角度在看這幾十年,甚至幾百年間的城市變化。或是你可以用GOOGLE地圖來想像,或是一個古老的遊戲:模擬城市。這首曲子的文字中雖然看起來有點消極,實際上是希望鼓勵自己能放下過去往前邁進。雖然前進得有點辛苦,但也還是不能什麼都不做不是嗎?

● 軍國主義

 鏡頭從上一首往某處拉近。這首曲子中試著描述我不喜歡的事物:軍事。雖說這本來就牽涉到個人喜好,但我還是忠於把每一個人看作「獨立個體」的思想。因為每個人的不同,才造就了這繽紛的世界不是嗎?作曲的當下我一直想著操練精實的軍隊、閱兵等等的景象。在極度不可思議的整齊劃一之下究竟潛藏著怎樣的暗潮洶湧?

● 人性遊樂場

 上一首曲子的延伸與再拉近。許多的情緒有時只能在心底鬥爭,我想每個人都經歷過吧?自己心中的小天使與小惡魔的爭戰。無論最後勝出的是哪一方,我想描述的只是那份過程中如同坐上雲宵飛車般五味雜陳,興奮與矛盾與刺激等等許多情緒並行的當下。文字部份之所以看起來毫無頭緒是因為感受到「在腎上腺素或是賀爾蒙激起時,根本就無法清楚地思考什麼。能抓穩的事物似乎還是本能」這件事吧。所以這首的文字部份很像拼命轉台的娛樂節目,七情六慾都沾到了一點。

● 體溫

 專輯中的休息點。本來是預設要給人唱的,但還沒有個結果。專輯內的文字就是取自於我自己寫的歌詞。溫暖的童話有時像是遙遠的傳說,卻仍然在我們體內持續發生與跳動著。當初也是因為這首曲子特別溫暖,才會請Mutsumi畫出較為童話式的感覺。其實這張圖是我整張專輯中最愛的一張插圖呢。

● 恰好一場旅行

 這首也是本來寫給樂團唱的曲子,也有自己寫的詞,但可能得再找時機才會發表了。它有點像是給上班族的狂想曲,抓到一個天時地利人和的機會去進行一次完美的充電旅行。不過在旅行的結尾卻到了意想不到的結局...。

● 血

 這首放在「恰好一場旅行」後面彷彿妖魔鬼怪吧?但我很喜歡這種突然的轉換。有點像是一跤跌進異次元,但你還是可以很樂在其中的感覺。主旋律部份曾經想過請人錄製小提琴,但後來覺得還是用合成器妥當一些,也給人比較大的想像空間。結尾部份逐漸的累積,情感上有點像是在等著看犯人被斬首。以前某些時代對犯人公開處刑斬首示眾這件事。想來雖覺得恐怖,但現在仍然四處發生,手段不同罷了。

從第一首曲子到這首結束算是第一個段落,上半場結束。

● 楽

 曲名既是快樂的「樂」,也是音樂的「樂」。在製作的時候我希望自己單純就這兩件事物來表示我對他們的喜愛:音樂與快樂,所以就取了共通的一個字作為曲名。至於使用「楽」這個字則是希望它左右對稱,因為我敬愛的音樂家椎名林檎小姐也喜歡對稱美學的緣故。這首聽起來很適合給古老的射擊遊戲當作背景音樂使用的樣子?的確我也很喜歡某些射擊遊戲的音樂,總是遼闊又刺激。

● 夢

 如果世界的重力變成現在的十分之一,我想我可以駕輕就熟吧?因為已經在夢裡演練過無數次了嘛(笑)。夢真的像是自己的大實驗場,有時是要坐上速度比平時快上一倍、斜度幾近70度,高十層樓左右的捷運電扶梯;有時瞬間就被丟到自己正在外遇的當下;有時則是莫名其妙擔任了什麼勇者之類的。夢可能是某種程度上我最喜歡的遊戲之一了吧?可惜不是每場夢都會記得,也不是每場都是快樂的。曲子中描述的比較偏向是飛翔與四處走跳的夢,那種自己身輕如燕然後在高樓大廈中穿梭自如的那種。

● 始終不見未來

 它寫的是叢林裡的雨。可能想像過亞馬遜雨林那種氣氛的人大概就能知道,密不透風的那種潮濕感與雨水並行的一絲絕望。我盡量讓主旋律聽起來像一種儀式或是某種祈雨舞般稍微奇特一些。住在東南亞的大家可能都體會過那種暴雨中淋濕全身又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吧?當大自然展示他的力量時,我們立刻就渺小了起來。

● 故鄉

 雖然我住的永和有許多小巷子,而我也喜歡小巷,但其實給我靈感的是台灣十分那邊的巷弄。我始終覺得在巷子中的時間過得比較慢與悠長,或許是自己的時間太倉促而來不及觀察的緣故吧?對於小巷子左右會見到的各種小景觀實在很鍾愛,感覺一條有生機的巷子可以讓我流連忘返很久卻不覺得膩。一開始的吉它代表自己,沿途加進的音色就是所見到的各種風景與心情轉換了。另外也試著把自己擺在旁邊的位置而不是正中央,希望給整個畫面另一種風景。

● 記憶火葬區

 源起自SILENT HILL(沉默之丘)的一首曲子。雖然說很多東西似乎一把火就能燃盡,但惟有「記憶」這東西很難依我們意思來取捨。總是想著要忘掉什麼但永遠無法成功,卻總是在關鍵時刻遺忘重要的事物。記憶是不可逆轉的,除了謊言外什麼都無法將它掩埋,但謊言卻只是虛假的一層皮而已,那麼容易發臭。話說回來,想要掩埋記憶這件事,不就像是火化嗎?就算它改變了型態,卻以另一種型式在另一個舞台上登場。有些事物就算化成灰也是無法抹滅的。

● 因果輪迴

 承上,在經歷一些親人的離去後,有時會好奇所謂的轉世之說。(雖然我並沒有篤信任何宗教)會不會在人死去的那一剎那,我們就同時打開了另一個生命的門呢?會不會這一生一死之間並沒有任何過渡,而是縝密連續地精確、毫不間斷也不停歇?曲子中想要表示的就是像精密儀器一般的運行。無論科技或是魔法,或許總是指向某些共同的終點。

● 來世

 這首曲子誕生在外公離世後不久。後來直到曲子做完、名字取完、公開讓大家聽過後,我才忽然感覺到,這首曲子在和已經離開的外公與阿公說再見。兩位長輩在前兩年中陸續過世,我才體會到人的離開是多麼巨大的情感浪潮,又像是多麼微小的寶物藏在心底不起眼的角落。兩次都讓我在台北市立第二殯儀館哭得亂七八糟。我不知道要怎麼形容那種巨大的、就算全力喊叫也不會有回音的洞。儀式中我還能勉強客觀的像個第三者看著儀式用我從來不懂得的方式進行,但見最後一面時那一瞬間,我就知道什麼東西要離開了。眼淚像是溫泉噴發一樣從自己身體裡不知何處一湧而上,也制不住。那一瞬間起我也忽然非常相信他們會在某個地方等著我。所有有關他們的時間自那時起全數停擺,像曲子最後一長聲後斷裂一樣,再也不會有任何漣漪發生。

我在曲子中用盡全力奮力叫喊、揮手、奔跑,像是我們送他們離開的最後一段路。那段有音樂的路。再見、再見、再見...。希望你們好好休息,等我們在某處再次相識而笑。




附加曲目:

○ 巫毒瓦娃

 讓它來緩和氣氛可能不錯吧。如果把它當成仇人或寵物都不錯。這樣一個萬能又中立的角色,希望可以吸收掉所有你想發洩的情緒。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