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舊文備份] 沉默之丘(Silent Hill)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28日

 

我們都曾經迷惘、失落過,也隨著年歲增長而和「罪惡感」日漸熟悉。 但有沒有想過,有個地方會將你的罪惡化為惡夢?甚至不知道它是不是現實...。

這部曾經被改編為電影的遊戲,一直以來的系列作都是以遊戲主角的心理與玩家的心理為賣點,不同的選擇可能會影響到遊戲的結局。故事中往往在表世界(一般世界)、沉默之丘(大霧中的世界)與裡世界(充滿各種血腥與鐵銹)中往返徘徊,並需要試著解開層層謎題,與逃離各種離奇又詭異的生物。而這次文章中談的主要內容是從一到四代的遊戲配樂。 

這四代作品中主要負責遊戲音樂的,是日本遊戲公司KONAMI中的山崗 晃(Akira Yamaoka)。他自認為這個遊戲的音樂製作非他莫屬,因此包辦了所有音樂及音效製作。而他也的確將這款橫跨歐美與日式的恐怖驚悚遊戲氣氛發揮得淋漓盡致。他所使用的樂風橫跨哥德、金屬、古典等範疇,將各種音樂的可能性都帶到了這個曾是觀光景點,如今卻廢棄並充滿大霧的小鎮。

Silent Hill 4 : The Room


遊戲中有許多令人感覺到不安與空白的元素。這些元素套用到音樂上時,山崗晃便使用了各種雜音與效果器在音樂上,例如。而在系統上,主角往往會慣例性的拿到一只老舊的收音機。它在有奇怪的生物靠近時,就會漸漸發出另人不快的各種雜音,以此來警告玩家。例如Silent Hill 3的主題曲:You're Not Here,就在鼓以及吉它等樂器上使用了加入雜音的方式。並且請到Mary Elizabeth McGlynn 這位具有戲劇性唱腔的美國歌手(她的聲音在Silent Hill系列遊戲中可說是常常聽到),充滿謎團的歌詞以及時而悲愴時而冷靜的唱腔,讓整個遊戲中的世界觀因此更加的立體起來。  


Silent Hill 3主題曲:You're Not Here
 


Silent Hill 2主題曲:Theme of Laura+遊戲intro
 


Silent Hill 4重點音樂:Room of Angel


遊戲中當然少不了各種場景的配樂,山崗晃在各種場景間的氣氛都拿捏的很到位。無論是伸手不見五指,濃霧中的湖畔廢棄渡假小鎮(也就是Silent Hill鎮內);或是荒郊野外不明究理的神秘教派建築;甚至是日常到不行,但已被靈異現象侵蝕的,自己的公寓房間。音樂中充滿著各種奇妙但又陰鬱的氛圍,一併也把許多場景中黑暗又泥濘的溼氣、鐵銹滿佈,以及無時無刻都有不明生物的那種濃厚壓迫感表現得一清二楚。


Silent Hill 2配樂之一:Ashes and Ghosts
 


Silent Hill 3配樂之一:Dance With Night Wind
 


Silent Hill 4配樂之一:Drops Of Shame
 


Silent Hill 3官方惡搞結局:Silent Hill之歌


沉默之丘系列遊戲目前已於之前發售新作:《沉默之丘:驟雨》(Silent Hill:Downpour)。雖然山崗晃已經不再負責系列作的遊戲音樂,但他所打下的音樂江山,已經足以為能挖出你內心最深層感受的濃霧小鎮,立下一柱里程碑了。想要體驗「表」與「裡」不同世界的氛圍嗎? Welcome to Silent Hill.


延伸樂讀
沉默之丘系列@維基百科(中文)
沉默之丘(電影)@維基百科(中文)
山崗晃@維基百科(中文)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