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舊文備份] 綜藝樂團代表人物:口袋餅乾(Pocket Biscuits)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11月13日


 

天氣好不容易放晴了,今天讓我們稍微懷舊一下,聽聽21世紀前的傳奇日本樂團(欸)「口袋餅乾」吧!

口袋餅乾(ポケットビスケッツ)是由阿照(TERU,實際上就是節目主持人的內村光良,暱稱「小內」)、千秋(CHIAKI)和宇藤(UDO)三人在日本節目「火燄大對抗」(ウッチャンナンチャンのウリナリ!!)所組成的樂團,一開始是為了和同一節目中的另一團體「McKee」(由另一節目主持人:南原清隆,暱稱「小南」所組成的三人女子團體)競爭而誕生出道,但後來的表現和首張單曲銷售卻超過了McKee,成為了節目中的固定樂團角色。之後在第二張單曲「YELLOW YELLOW HAPPY」銷路突破百萬大關,因此躍升為一線樂團,當然各種節目企劃也衝著他們而誕生。 

發行第三張單曲「RED ANGEL」時,小南也另外組成了在台灣較知名的團體「黑色餅乾」,在節目中向口袋餅乾下挑戰書,若是各種挑戰贏了就可以獲得在節目結尾時的打歌機會。之後在黑色餅乾來台期間,口袋餅乾因為在台知名度較低,還當過黑色餅乾的暖場樂團。XD ((徐若瑄在台名氣太響,相形之下在那個消息並不像現在如此同步的時代裡,大家不知道口袋餅乾,以及對他們不太有認同感也是正常的事。)

但在之後,台灣正式代理了「火燄大對抗」這個節目讓它在台播出,反而讓口袋餅乾和黑色餅乾的知名度都開始被打響,也因此有更多人認識了口袋餅乾,也知道了千秋擁有的爆發力唱腔。而在1997年七月,他們也正式發行了自己的第一張專輯「COLORFUL」,同年年末,於節目中的企劃再度獲勝的他們,也站上了日本武道館,於武道館舉辦了第一次的大型演唱會。對於一個從綜藝節目中出身的娛樂性質樂團來說,他們可以說是已經發展到令人羨慕的知名度了。


YELLOW YELLOW HAPPY
 


RED ANGEL
 


好景不常,面對黑色餅乾不時的挑戰,深得眾心的口袋餅乾也敗給過黑色餅乾。就在1998年一次CD銷售對決中,口袋餅乾落敗,輸的一方必須經過一百萬人連署才得以發行新單曲。也因此口袋餅乾三人跑遍日本各地,為了自己的新曲孤注一擲。最後順利在截止時間前獲得了178萬4892人的連署,名曲「POWER」因而得以發行,並於日本多地舉辦感謝大型演唱會,最後一站位於旭川的場次更多達五萬人。而在98年底,他們與黑色餅乾甚至還登上了日本年底大秀「紅白歌合戰」的舞台。雖然說多少也是為了製造節目效果而產生的企劃,但一方面口袋餅乾因為自身定位的關係,也非常受到日本小孩子們的歡迎。許多次的連署畫面中都可以見到為數眾多的大人和小孩,其中兒童的比例也相當高,可以說是因為樂團定位明確,曲風也多半以勵志和正面為主,才能把口袋餅乾順利推動到這個地位吧。


百萬人聯署後才得以發片的單曲:POWER


1999年時,口袋餅乾決定進行單飛不解散的活動,一人發行一張單曲。此時千秋決定走向輕龐克的樂風,TERU和UDO兩人各自向樂器挑戰。UDO推出的個人單曲是吉它演奏單曲「まごころ(真心)」,TERU則是挑戰自彈自唱單曲「青の住人(青色居民)」。節目中也安排TERU必需要在舞台上自彈自唱成功才能夠發行新單曲,最後挑戰成功才得以發行雙主打新單曲「Days/My Diamond」。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My Diamond這首歌原本預計在1998年發行,但因和黑色餅乾對決失敗,因此必須由團員自行按下載有大鐵球的按鈕,親自於自己面前銷毀「My Diamond」的單曲母帶。最後是因為TERU演奏成功,因此將新曲與這首被銷毀的舊曲一起發行。


MY DIAMOND
 


DAYS
 

在2000年1月1日,日本知名藝人松任谷由實的演唱會上,臨時組成的特別團體「Yuming+Pocket Biscuits」發表了新曲「Millennium」,除了主唱千秋外,兩位團員也真實演奏了鍵盤和吉它。之後因千秋想要進行個人活動,因此口袋餅乾就此無限期休息。在2000年3月12日千秋的個人SOLO發表演唱會後,小內偷偷的把她帶到日本武道館內(千秋事先並不知情),並且在那已經聚集了滿滿的歌迷。從個人LIVE後就一路被矇上眼睛戴上耳機的千秋被靜靜的帶領到武道館的舞台上,眼罩一拿下來後嚇然發現身處舞台,而且下面無數的歌迷拿著事先拿到的黃色手帕,一起揮舞著唱著口袋餅乾當初第一張百萬名曲「YELLOW YELLOW HAPPY」,恭喜千秋從口袋餅乾畢業。頓時千秋當然是淚如雨下...


口袋餅乾與歌迷為千秋所辦的卒業式


直到目前為止,還是有許多人默默的希望這個曾經在日本家喻戶曉的團體可以復活。他們也代表了在90年代紅極一時的「節目企劃型樂團」,貼近大眾的氣質和節目中不斷的曝光,讓大家想忘掉他們或許都很難吧。而在媒體多元化,選擇較多的現在,口袋餅乾變成了一個有點遙遠的星星,閃耀著曾經有過的光芒。


延伸樂讀:
口袋餅乾@維基百科(日文)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