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舊文備份] 音樂之秋,我選擇Misha Alperin的鋼琴樂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9月4日



     


轉眼間又來到了台灣炎熱與涼爽參半的秋天了! (台灣的秋天根本就是詐欺大概只有三天吧?!) 這樣容易讓人傷春悲秋的季節裡,有位烏克蘭鋼琴家的音樂意外的適合思考。 他就是Misha Alperin。  

一直以來,ACG音樂圈喜愛的,可能是各種能激發想像空間、與帶領我們去不同世界的音樂,也可能是非常貼近我們生活的音樂。歌曲本身能夠依靠歌手和歌詞來傳遞感情,而純音樂曲就得靠演奏本身來傳達情感了。而換一個角度想,若去聆聽別的國家所演奏的樂曲,這件事不是本身就帶著一種冒險精神嗎?   Misha Alperin這位烏克蘭出身的鋼琴家也身兼作曲家、教師等職。從1989年起至今發行了十數張唱片,多數都以純音樂的鋼琴演奏或是與別人的合奏專輯為主。許多曲子也是自己譜寫而成。筆者會接觸到他的音樂純粹只是偶然看見一張唱片封面而引起興趣。那張專輯名為「At Home」。  




內容非常素雅,也是筆者自己第一次聽到那麼像「家」的音樂。活生生就像是在個有暖爐,點著微微燈火,一個人在溫暖放鬆的家中所演奏的各種安靜琴音。據聞歐洲人的用光習慣和我們相差甚大,而這張專輯的音樂,彷彿能讓人透過簡單又溫暖的琴音,紮紮實實的感受到「家」的溫度。  


「At Home」中的一曲:Nostalgia
 


而簡單的琴音所能表現的世界,當然不只有異國的家。 他也擅長利用鋼琴中冷冷的溫度,再用旋律和和絃帶出一絲溫暖。就像身處寒冷的極地所見到的火光。  


Frozen Tears
 


如果只有鋼琴聽來有點寂寞, 那麼其它樂器一起應和、一起訴說寂寞時,我們好像就會覺得溫暖一點? 還是寂寞會離我們遠一點呢?  


Her First Dance
 


其實許多的音樂都能帶領我們前往未知的世界。而純音樂因為沒有語言的隔閡,反而在某些角度來說,是更貼近我們的存在。   當偶爾聽膩了許許多多的商業音樂後,或許你會想讓心中的一切稍微沉澱。如果音樂只是單純發生在生活中的巧合,那麼用一首異國的音樂當作自己思考時的陪伴,去用耳朵感受世界上不同的風情和呢喃,相信也會是一次次難忘的體驗吧。    


延伸樂讀
Misha Alperin@維基百科(英文)
Misha Alperin官方網站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