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跟風的問卷調查:CDバトン18問♪

這是在噗浪看到有人在玩的問卷調查,原翻譯處來自這裡
有興趣的人可以自己拿去填喔~


●何枚CDを持っていますか?(有幾張CD呢?)
 兩三百張應該有...很久沒去算了。(汗)

●どのジャンルが一番多いですか?(哪個分類的最多?)
 真要說的話可能是日本流行樂吧。但中文流行樂也不少。

●どのアーティストが一番多いですか?(哪個歌手的最多?)
 濱崎步,因為大學時剛開始聽J-POP,而她的發片量也相當驚人,自然就以她最多了。一直到某一張專輯為止的每一張單曲與專輯都有收,目的是為了聽多變的混音作品。

●今までで一番聴いてるCD(到現在最常聽的一張CD)
 椎名林檎的《加爾基 精液 栗子花》。
 但其實不是很確定,因為就次數而言也有許多張是許多晚上不斷播放的。

●楽しい時に聴きたいCD(高興的時候想聽的CD)
 東京事變的《教育》,怎麼聽都很HIGH,很過癮。

●恋をしてる時に聴きたいCD(戀愛時想聽的CD)
 大橋トリオ的《L》,許多歌都輕飄飄又能跟著哼,非常愉快卻又有濃厚的音樂性。

●失恋した時に聴きたいCD(失戀時想聽的CD)
 蘇慧倫的《鴨子》。這張雖然主打很可愛但其實非常多末世灰暗歌曲。(?)
 而且氛圍越後面越厚重(雖然和當時編曲走向也有關),某種角度上蠻喜歡的。

●ドライブに持っていきたいCD(兜風時想帶著的CD)
 猫叉MASTER+的《Backdrops》,速度感和刺激感都很夠。
 愛的魔幻(LOVE PSYCHEDELICO)的精選也很不錯,如果是在人少的地方感覺更適合。

●初めて買ったCD(第一次買的CD)
 完全不記得了,可能隔太久了吧。(炸)可能是國語流行,蘇慧倫的傻瓜或鴨子之類的。完全暴露出年齡的CD啊。那時滾石發的片都很愛送贈品與改版,其中最誇張的應該就是徐懷鈺了吧。第一張專輯改了八次。

●ジャケ買いありますか?(有只因為封面買下手的經驗嗎?)
 有喔,高中大學真的有閒錢時會買看看包裝和封面特殊的視覺系專輯。可惜因為音樂聽不慣所以還是被我二手拍賣掉了。

●どんなジャケットに惹かれますか?(會被什麼樣的封面給吸引呢?)
 很有設計感的就會被吸引。像坂本龍一或是Mr.Children等等的。基本上現在大家平面設計都很強,看封面已經完全失效了。XD

●人生が変わったCD(改變人生的CD)
 王菲的《王菲》同名專輯(有「悶」的那一張)。在高中大學時帶給我意外的另一種審美觀,從此以後就有點不可自拔的感覺。直到現在對靡靡之音還是很有眷戀,甚至覺得自己唱歌的話應該也是這種調調。

●持ってるけどあんまり聴かないCD(有卻不怎麼常聽的CD)
 椎名林檎的十週年專輯重製盤《MoRA》,因為它就是三張專輯、一張單曲加一張精選的超高音質版本嘛,買來只是為了收藏與好奇。話說我現在應該還是聽不出96 kHZ / 24 BITS與當初一般CD版本的差異吧。(汗)

●買って失敗したCD(覺得買了這張很失敗的CD)
 如果覺得失敗的都已經丟到二手CD店了,所以也不會記得了啊~。當然也有過那種覺得日文歌才是好中文流行都是OOXX因而把中文CD都脫手的時期,但後來懂得越多後反而又去四處蒐購回來了!現在反而覺得沒買過什麼太失敗的CD,就算一時聽不進去或許也只是跟當下的人生觀與經歷不搭而已吧。

倒是許多精選輯顯得相當媚俗,王菲的精選輯應該是很好的例子。每首歌都選到選無可選了。整體專輯內的概念與意識蕩然無存。倒也不是說出精選是罪過,但每年一張甚至更多,只是惹膩而已。這些精選我賣掉時就毫無掛念了。

●買って良かったCD(覺得買了這張很值得的CD)
 椎名林檎的《勝訴ストリップ》,啟發我玩團和玩音樂與繼續作曲,我想它實在很超值。不過這情形在以前情報不大發達時可能比較多,現在都會作好功課試聽過幾次再下手了。

●持ってて意外だと思われるであろうCD(別人因為你有這張而感到意外的CD)
 MALICE MIZER (マリス.ミゼル)的《薔薇的聖堂》。知道我愛MALICE MIZER的人可能只有大學同學吧?這張是他們經過主流出道與Gackt脫團後回歸地下的專輯。內容和厚重感上都很有趣。其實對於學古典鋼琴出身的我來說,這張音樂的邏輯反而意外的很好理解。雖然對於古典樂我本身反而更不大懂...(汗)。

●今オススメのCD(現在推薦的CD)
 林憶蓮的《蓋亞》。電子與傳統樂器交融出很棒的美感。大氣而且不媚俗的專輯。

●このバトンを5人の人に回してください(請將這份問卷傳給五個人)
 略。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