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舊文備份] 不斷進化的樂團生命:東京事變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2年1月15日、22日



 

就在2012年1月11日的第一秒,這個由日本特立獨行的女歌手椎名林檎領軍的樂團:東京事變,正式宣佈了他們將在今年2月29日解散。宣佈日期(1月11日)正好是個對稱數字,就讓我們來看看東京事變七年來的一些有趣現象吧!

(2012/10/24補述:因youtube有許多影片已被移除,所以這篇的影片相當少,敬請見諒。)




 


東京事變正式成軍於2005年,一開始的成員為椎名林檎(主唱)、H是都M(鍵盤)、晝海幹音(吉它)、龜田誠治(貝斯)與刃田綴色(鼓手)。雖然被稱作為「椎名林檎的個人樂團」,但其實每個樂手都很有自己的個性,大家也努力的想要跳脫椎名林檎個人時代所給大家的音樂印象。但其實從專輯曲目來說,就已經是椎名林檎個人的延伸了:曲目對稱。第一首曲名長度和最後一首的相同,第二首曲名長度又和倒數第二首的相同,甚至是平假名、片假名和漢字的用法也類似。雖然組成東京事變後,「椎名林檎」個人的影子已經淡去許多,但初期大家還是免不了把樂團視為她個人的一部份。 

這時的表演風格因為有著H是都M和晝海幹音兩大HIGH咖(兩位都是在舞台上有著爆發性肢體演出的角色),加上多數椎名林檎作詞作曲的音樂內容,雖然已不像她個人時期那樣黑色與鬱鬱寡歡,但音樂本身仍然帶有非常鮮明的色彩。說是東京事變帶給她的也好,或是她執意要讓樂團保持「不可污染」的狀態也好,都讓東京事變慢慢地產生了和椎名林檎個人時期不一樣的火花。 

2004年七月,晝海幹音與H是都M退出,再兩個月後,新吉它手浮雲與新鍵盤手伊澤一葉加入,這時起的東京事變通稱為「二期」,而之前的團員組合則稱為「一期」。 浮雲本身因為非常熱愛鄉村音樂(COUNTRY),和晝海幹音的大塊作法不同,他擅於利用精巧的旋律線和手法來製造高潮迭起的感覺。另外伊澤一葉的音樂風格也偏向古典和冷靜,與之前H是都M的瘋狂印象大相逕庭。這樣強烈的音樂風格轉換也讓東京事變的音樂路線更為寬廣,讓人對於「東京事變」的印象慢慢的從椎名林檎個人移開,轉而注意樂團和樂手本身。加上從第二張專輯「大人」後椎名林檎便宣布把作曲工作交與其它團員,更是拓展了東京事變的音樂風景。 

 歌舞伎 
 


二期開始,有許多演唱會及MV上的影像作品也給人非常高完成度的感覺。無論是後製上或是音樂上,都給人一種完整呈現的觀感。同時他們也會在影像作品上委託給適合樂團本身的導演(如後期常合作的音樂錄影帶導演:兒玉裕一),來從影像和音樂雙管齊下,給予觀眾各種嶄新的感受。若要說二期開始的東京事變有什麼是和一期比較起來沒有改變的,應該就是專輯曲目始終在玩對稱遊戲吧?這種嚴密處理專輯表裡面的作法也成為東京事變的傳統,直到解散前團員一人一曲的迷你專輯「COLOR BARS」才被打破。

話說回來,能在閏日(2月29日)解散的樂團有多少呢?感覺也是非常具有東京事變風格的一天啊。


 


在發行過第二張專輯「大人」(アダルト、Adult)後,椎名林檎便宣佈「從今後開始,將把作曲的工作交給團員們,自己則專心的致力於作詞方面。」另外也有在訪談中提到團員的歌曲甚至比她自己作的曲子還受歡迎,也讓她更堅定了把作曲工作交與團員們的決心。

音樂上來說,因為吉它手浮雲本身擅長鄉村音樂,所以許多曲子雖然經由了東京事變來製作、編曲,卻仍然看得出浮雲作曲的端倪。一言以蔽之,他的樂曲擁有奇妙的氣味。如收錄在第三張專輯「娛樂」中的「OSCA」,奇妙的和絃進行和乍聽之下略有違和感的旋律線,再佐以椎名林檎些微歇斯底里的唱法與特有的歌詞世界,便成了這首奇特的歌曲。另外這首歌的MV以及歌詞觀都很明顯地在描述跑車「OSCAR」,歌曲後半段甚至還有集體加速的可愛編曲,更是許多次演唱會上必唱的炒熱氣氛曲。

鍵盤手伊澤則是較多古典的元素,在旋律線上反而有點類似椎名林檎自己的感覺,但許多他所作曲的作品中也較常聽見像是鍵盤樂器般的進行感。例如收錄在第三張專輯「娛樂」中的一曲「黑貓道」,擁有流暢卻又頑皮的感覺;以及收錄在第四張專輯「競技」(SPORTS)中的「活下去」。

至於貝斯手龜田雖然貴為團中最資深的一員,甚至一開始就被椎名林檎暱稱為「師匠」,但他的樂曲卻是最有少女心和純潔感的。如競技專輯中的「閃光少女」,以及第五張專輯「大發現」中的「可畏的大人們(恐るべき大人達)」,都是給人相當簡潔感的樂曲。

在第三張專輯「娛樂」起,陸續有兩名團員以上的聯合作曲曲目出現(例如伊澤一葉+椎名林檎作曲…等等)。或許是在這張專輯中某些元素太過於疏離,導致椎名林檎又想參與作曲工作了也說不定?另外在後期也有首非常林檎式的歌曲:「能動的三分間」。這首歌曲速度為120BPM(每秒120拍),44拍子,每分鐘會進行30小節。歌曲俐落的切割為前後兩部份,彼此間的歌詞也大多對稱,甚至連曲式也是。這種多方制約綁手綁腳的條件下所熬出來的曲子,也是椎名林檎執意打造的一種東京事變的樣貌吧。


 能動的三分間



雖然在最後一張專輯「COLOR BARS」中五位團員一人貢獻了一曲,從未提供作曲的鼓手刃田綴色的作品,卻似乎反而獲得多數歌迷的好評。這樣一個難以定義的樂團,歷經多年後猛然決定急流勇退,雖然讓人不捨,不過既然解散日是2月29日這樣特別的日子,或許身為歌迷的大家也能稍稍釋懷了。之後就從他們所留下來的諸多作品中,放電啟動你的播放裝置,來讓他們復蘇吧!


延伸樂讀
東京事變@維基百科(繁體中文)
東京事變@維基百科(日文)
東京事變官方網站(日本EMI)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