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2 專輯「自畫像」漫談(其三)


這次的繪師Mutsumi在噗浪上發了一篇CD開箱文,有興趣的朋友或可一看:

http://www.plurk.com/p/h9a6hp


photo by Mutsumi



話說CD賣完後兩天(寫這篇時差不多是昨晚),老媽帶著有點期待又怕受傷害的語氣和我表示「希望我做點通俗的東西」。可能是她聽不懂我在裡面表達什麼,或是希望兒子做點她喜歡的音樂吧?


要談及一些深刻的事,感覺總是比較沉重。我自己的文字表達能力不算好,口語更差而且不怎麼喜歡自己的聲音。常常把自己的心事埋在千迴百轉的迷宮裡(像CD歌詞封底?) 。一方面是我自小為過敏體質,大學前永遠都是常年的鼻塞小孩。大學時動了個小手術把鼻息肉拿掉後感覺有比較暢通,至少不會一年到頭鼻塞。但也沒有因此而能改掉說話的習慣,始終聽來有濃厚的鼻音。


所以我的音樂暫時沒有我的聲音,也因此我拿到Mutsumi給我的封面圖時其實是很驚喜的。雖然它看起來有點恐怖,但我喜歡它像個奇異的藝術品的感覺。讓我恨不得多看兩眼。


下面我列一下這張專輯裡,各首曲子的發想來源好了。



●  建設


時尚型伸展台和戰場的結合、獵人們的眼光。



●  軍國主義


軍營、紀律、人性較醜陋的一面、惰性與其難以言傳的解決之道。



●  人性遊樂場


雲霄飛車或大怒神。

 


●  體溫


家庭的溫暖。類似剛睡著而且不冷不熱正舒服意識矇矓時。

 


●  恰好一場旅行


安排得宜,而且天時地利人和都很到位的旅遊。雀躍的心情。
 


●  血


MALICE MIZER (二期團員)


已解散的日本視覺系團體「MALICE MIZER」,這首算是以另一角度向他們致敬吧。

他們的音樂影響了我很多,可惜沒能看到他們現場的LIVE就解散了。是個命運乖戾的團體。.


●  楽


古早的橫向捲軸射擊遊戲「GRADIUS(
グラディウス/宇宙巡航艦)」系列音樂。
雖然自己對這種遊戲不擅長,但就是很愛那種爽快的射擊感。XD


●  夢


我常做飛起來的夢,正確說來也不是飛,而是「只有我一人擁有比較小的地心引力」。因此我可以輕輕一跳就半天高,隨意一踏就能飛躍於大樓間,而且還能夠御風。(在夢裡常練習所以很熟練了)
 


●  始終不見未來


暗黑破壞神2第三章的叢林...非常記得那個地型和混亂的視覺。有種怎樣都走不出去的絕望感。

 


●  故鄉



台灣十分,那條火車有經過的小路,和那些簡單又複雜的氣氛。


 

●  記憶火葬區
SILENT HILL 4: The Room

 SILENT HILL(沉默之丘)。雖然遊戲與電影進行至今已經不是我喜歡的樣貌了,但我喜歡包括四代以前的遊戲,以及遊戲續作Shattered Memories(破碎記憶)。


 

●  因果輪迴


一款老遊戲:惡魔城傳說。有著濃厚中古歐洲氛圍與吸血鬼的題材。這樣的劇本好像在哪個時代都吃得開齁?

 


●  來世         


過世的外公與爺爺。連接兩年有親人過世所以感觸頗深。用這首歌用力擦乾眼淚和他們說再見,以及好好繼續自己的人生。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