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9月3日 星期一

2012 專輯「自畫像」漫談(其二)

為了內頁而手寫的標題們

其實我本來打算所有的文字都用手寫,但最後還是覺得方向不大對。或許下一次有機會時再試試看全手寫?(或許一開始請Mutsumi畫圖前就該以手寫字為前提)



我有一隻紅色的LAMY Safari鋼筆,不太常用。最近我覺得有些地方過於謹慎,像是包膜過的手機。你總會有一隻手機可能想要替它維護外觀的完好,但有時我不禁覺得要想怎麼為它包膜,或是要怎麼幫包膜好的再包一層膜或買個保護套然後或許再貼個殼什麼的是很厭煩的事。那種無上限直衝天際的謹慎對我來說有點不愉快,所以決定用鋼筆愉快地寫出字,然後用在CD內頁裡。

字不大好看但鋼筆好看


用鋼筆時才重新想起怎麼握筆。以前都亂拿導致寫字姿勢都不大對,但竟然也能寫出比較好看的字。拿了鋼筆對了握法反而像不大會講話的陌生人,每個字都吞吞吐吐。跟自己真是像極了,想到又有點氣惱。

回頭來說音樂,我想做的大概就像山手線,或是動靜脈/生死輪迴/流行/夢醒與睡著這樣無限輪迴毫無終點的東西。一般的專輯都有開頭,但我希望「建設」只是我擅自擬定的開始。反而希望聽眾在聽完整張東西以後,自己去找自己覺得適合的開頭。這會讓這張音樂更像你自己的,而我想當提供你生命中一點點「素材」的幫手罷了。

有些事情小時候聽過、見過但不懂,那些東西默默的沉到腦海底部,但不會消失不見。「建設」這首曲子就像這樣打撈到一副海底遺跡。對於施工中的大樓和直上天際的吊車怪手,我有種無法理解又好奇的心情。自己甚至怕高,從來不大敢從高樓往下看。

我也喜歡看那種原地架設好的錄影機錄的影片,須臾間快轉五年十年的過程,看著萬丈高樓在幾分鐘的影片內從平地矗起。彷彿另一個世界的技術,感覺非常不可思議。人的生老病死看來反而比較輕微一點,雖然歲月的痕跡一向也是鬼斧神工。



軍國主義」比較像在說我討厭的事情,那種人想要轉變另一個人,甚至是另一群人的那種強烈慾念。好與壞永遠是那麼相對的,像是叫一個左撇子好好的使用右手般。或像牙齒矯正,強大的力量足以把你扳成另一副面貌。只是人們的想法沒有那麼簡單,足以讓我們全用同一部法典作同樣的事。而「人性遊樂場」差不多也在諷刺另一種陽奉陰違的人性,無論甘願或不甘願自主不自主,或大或小的發生在我身上的許多矛盾。我喜歡A但我必須喜歡B否則我會被CDE幹譙等等的。

世界還是美好,只是有白天和晚上。

願意趨向「好」 的心情和付出的努力都很珍貴,只是什麼是好呢?


落日將近時總有落寞
圖片來自台北城巨石陣落日同好會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