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2012 專輯「自畫像」漫談(其一)


從2010年起默默利用時間製作完的這張專輯,當初設定了一個標準,就是以「曲目對稱」的型式來完成曲名部份。就算是我對椎名林檎小姐默默的致敬吧。行至今日,連東京事變也轟然解散(用轟然還真是不為過喔,那麼突然的就在高點處宣佈「謝謝,但是可惜我們再也不在一起玩了」。)

這次排版找來了Rai(程程),內頁請Mutsumi(姆姆)幫忙,之前就對於姆姆畫黑色的東西比較擅長而有印象,剛好兩位也都認識一陣子了。很高興能和他們合作,我的世界因此變得更加寬廣了許多。這張音樂剛好聽來有一些刺耳,裡面的文字也剛好有點黑色要素。我整張弄得差不多後忽然發現自己真的是件溫柔與尖銳互存的矛盾體,總愛反覆在刺傷自己和治療自己的循環中。


自畫像封面SAMPLE

專輯其實一開始就定好有13曲。不過上次自己出的第一張迷你專輯《吟遊詩篇》時就玩過隱藏曲的遊戲了這次也不例外。放進去時多一首會不會變成常態呢?而當大家習慣後我應該又會想和大家玩捉迷藏了(欸)。這下又發現自己喜歡看世間各種平衡狀態,然後站到比較輕的那邊用力踏個幾下後再找新的目標。

扯遠了,回題。



因為不是從第一首→第二首...這樣的順序作曲,所以中間碰到什麼意外也是很正常的。但誰都不能阻礙我作完這張東西,誰都別想(小河馬嗎你?)。 總之中途連續兩年血親過世、樂團及各種事情讓我稍微停了腳步思考要怎樣的音樂,最後決定離任何人的影子都遠一點,先任性地作自己聽起來爽的音樂。當然那些影子還是在,影響過我的音樂家們也早就影響到了。總之是希望做出「像是乘著自己的血液一般,帶聽眾繞行我身心靈一圈的專輯(怎麼聽來有點妙?)

但既然名為自畫像,當然是自己眼中看到的自己了。在聽著這些音樂的同時,也會常常發現「啊~原來這邊會這樣做就是我的手法啊!」做音樂久了也常常容易被「聽聲辨人」。朋友就常說某些扭曲的樂句和奇妙的和絃就是我會用的感覺。不過傲嬌如我,這種意見聽多了就自然會往別的方向走了,也算是一種被動的進步吧?XD

製作過程中除了自己家裡軟硬體設備的增加外(買了音源及監聽喇叭),也有些從朋友那得來的知識和手法技巧等等。不過卡最大的還是每每想到要做成無接縫專輯時,曲子間怎麼安排才會妥當。這次是第一次嘗試,我相信以後會摸索到更好或是更圓融的方法。這次的感覺比較像是密集而集中的換景,整張聽下來可能緊湊大於輕鬆。當然還是有給各位呼吸的空間,只是某種程度來講可能氧氣比較少一點。




~曲目~
建設
軍國主義
人性遊樂場
體溫
恰好一場旅行
始終不見未來
故鄉
記憶火葬區
因果輪迴
來世


~歌曲試聽~ 






目前最新的擺攤消息是,我會在2012/12/16的台北CWT 32第二天會場上販賣。

攤位名叫「紅色KB三倍速(但我明明和夏亞不熟...) ,攤位編號是D70
《自畫像》每張的定價是新台幣200元整。
《吟遊詩篇》則是每張150元整。

最後,如果各位看倌對CD的網路通販有興趣請點我https://docs.google.com/spreadsheet/viewform?formkey=dHZaay1wRE1UeWFfWkhvWHpCTnJBamc6MQ#gid=0,會有專人為您服務!:D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