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4月26日 星期四

「來世」文字部份 (for new album) +雜談

 總算離開了一些過去。期望悲傷只是襯托快樂的一景,是因為沒有它們這些笑臉便顯得虛假。前一個世界的種種如歷史般厚重,但願以後的呼吸較為輕盈。
 

 掙扎了許久,說出再多害怕與不捨也只是過往雲煙對吧?正因為徒手抓不住任何時間所以才顯得渺小。一些承諾與誓言似乎轉眼間就會灰飛煙滅......正處於光陰的演算中。
 

 曾親眼目賭人們的離開,但就算淚水怎麼湧出也不會讓他們停下腳步,或許如此才願意繼續前進也說不定。就著他們灑下的光芒似乎能穿越到另一個世界,但請容許 我先留戀於眼前的風景吧。等到在這光影錯綜之處豐收,以及徹底感受過珍愛的人們彼此的冷暖之後,來世一定,一定能和你們再度相會的。

 那麼,我要出發了。





 ===以下為雜談的分隔線===

最近都在準備新專輯的事情(其實準備了兩年?),自從2010年來就一直創作累積的13首作品,原本預定要在2011年就做成CD或是以下載的方式分享給大家的,但在2011年製作了《吟遊詩篇》這張迷你專輯,並且發生失誤以後,就帶著希望雪恥的心情再次嘗試看看把這13首作品推出來。一方面也希望自己的音樂能和文字與繪圖結合,所以這次依舊商請了風格比較偏向個人意願的朋友來幫專輯內頁作畫。其實如果自己來設計內頁也並非不可行,但擔心會過於簡陋以及技術不佳而作罷。

一直以來都被定義和標籤所困擾著。如果個人擅自在自己的作品上貼了什麼標籤,那一開始不就剝奪了我希望給大家的空間了嗎?當然也有許多朋友建議我作品如果走向什麼方面,可能會得到怎樣的成果之類的。我想說的是,音樂本身會自行吸引喜歡它的人。有時作音樂本身有點像人的長相,某方面來說是一種勉強不來的天性。之後會不會轉變?往哪些方向變?我無從得知。就像高中時的我不知道後來會喜歡聽日本音樂,大學時的我也不認識什麼實驗電子和聲響作品一樣。

如果你醒來的世界和夢一樣有趣,那夢不就不有趣了嗎?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