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3月26日 星期一

用音樂說故事:「女巫」


《女巫》小說原文

這首曲子是在看過朋友阿獸 (soking) 所寫的短篇小說後所創作的小品。影片是日前在我參加的樂團「列島夕照」的演出。有改版過,將原來比較木質的編曲改為較為電子迷離取向。



對於阿獸寫的小說,因為看完後蠻有感覺的,所以就順著它寫了這首曲子。阿獸的筆觸其實感覺很像翻譯文學(就是那種像是英翻中的小說寫法),但我覺得這很有趣。畢竟阿獸本來用的、說的、寫的都是中文,卻能在小說裡給人這種微妙的距離感,這讓我覺得和自己很像。我也喜歡日文翻過來時那種奇妙的語言邏輯,感覺是另一種平行次元,文字的力量果然不可小覷。




曲子的結構很簡單,就是A-B-A那種去了又回來的型式。我總覺得無意間用這種型式似乎也像是對小說呼應:小女孩從純真到想要變化又回到純真,這樣的順序。

小說的結局在第一次看到時,覺得像被狠狠掐了一下。「回到現實吧!」

但我明明還看到女巫,還在憐惜小女孩的純真的說...。

它很像遙遠的星光,即使再亮也對現實無奈地無濟於事般兀自閃爍。

話說回來,能和朋友的文字作品合作真是很有趣的經驗。用自己的音樂語法說別人的故事也是很奇妙的轉達經驗。雖然我的曲子感覺有點像事後轉述,但如果能讓各位對小說本身產生興趣那就再好不過了!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