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談自創曲:來世


放在最後一首製作的反而有點如夢似幻,這是我製作「來世」這首歌曲時的感覺。

一開始只是非常期待這首歌,因為在2010年開始製作歌曲時,當初就訂下「用13首對稱曲名的規則來做出13首歌,之後再集結成一張專輯!」這個給自己的規定。但依我的腳步製作出來的曲子反倒都不是先有曲名,而都是先完成曲子之後才命名的,有點像給自己孩子命名般那樣的慎重。



在曲子接近完成前當然也會多方咨詢大家的意見,但是意見這種東西放到我的創作裡,其實是另一種激發。比如說朋友林乙曾經說過某些曲子聽來像是什麼顏色,就視覺來說我覺得反而給我一種在最後完工前潤飾曲子的一種方向。

就各種建議來說,身為創作者在仍然將作品視為秘密的時候也就是發表之前,齁你知道東西快要完成時那股想要讓大家知道但又不想太招搖免得出什麼紕漏那種感覺嗎?所以我同時知道為什麼那麼多人喜歡曬demo放草稿給大家看了!),所得到的意見也比較有影響力。然後在我確定完成作品的瞬間,它就像是冰裡的猛瑪象般全然結凍,然後等著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讀。我也不例外。有時聽著自己完成的曲子也會覺得新奇或懷念,想必是因為那時的我和現在的我,在作品完成後的一瞬間便已經走向不同的世界了吧。

回到這首曲子本身,我非常喜歡各種電影或是音樂的結尾,覺得它有著扭轉一切、不可思議的力道存在。所以對於身為13首曲子中結尾的「來世」這首曲子,帶有許多特別的感情。本來想用激動一點的曲子當成結尾的,但最後發現還是這樣子的氣味我比較喜歡。整首曲子聽起來帶有頑皮卻又感傷的感情,但世界觀我卻設定在「自然環境已蕩然無存的未來」。原因無它,只是對於現在連腳都幾乎碰不到泥土的生活一種反思而已。很淺薄,但要改變只要一念之間就能做到。

或許我仍算幸運,身處台北永和的都市叢林中還有公園的存在(雖然也往往是人擠人)。但假設有那麼一種未來,人們只身處自己的創造物中,曾經的山水泥壤都只是歷史,那時的快樂和悲傷,會是什麼樣子?

在生命近三十年的轉眼間,我已經悄悄體會到:現在小孩子們的玩樂往往是面對著電腦而不是同伴本身,我們在實踐更多想法之時,有沒有可能也將彼此越推越遠?

曲子的2分58秒處像個黑洞,所有的東西被某種儀式消化過再重生。

4分36秒起,我讓之前已經出現過的主旋律迴響在你耳邊。像是讓你來到另一個世界,但沒有忘記以前的種種。可是已經不一樣了,在乎的事情已經遠去,你可能得面對更多事。

說了那麼多,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航海王裡,黃金梅莉號在大火中沉沒那段?我想講的差不多就是那種情緒。那種得硬是把回憶慢慢送走,心中除了好大好大的悲傷和吞不完的眼淚之外,還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小小喜悅。因為想笑著送走他啊--那些珍貴的回憶們啊。

但只要不忘記,就能懷著小小的希望走下去吧。

2010和2011年,連接送走兩位血親,我想,有朋友說這首曲子有那種追思的味道,這不承認好像也不對頭。XD 是啊,在送走外公和阿公的那兩天,我才第一次感覺到生命逝去時那股輕柔和沉重。謹以此曲代別,阿公和外公,來世再見!

也謝謝創作革命,讓我徵到好多好棒的封面圖!雖然最後只有採用sodoma12同學的作品,但很多人的畫作我都真心的喜歡!如果對徵到的圖有興趣的各位請移駕到這邊,這種以樂會友的感覺,讓我覺得創作音樂真是充實啊。


張貼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談自創曲:孩子氣 (Childish)

想想,這首曲子其實和老爸有關。

老爸去年中風,雖然發現得暫無大礙,但語言區受損,剛開始恢復期時根本不說話(雖然他本來就話少)。一方面可能愛面子,一方面發現自己想說的事根本無法表述時,那種無奈又自責的心情,可想而知。

舉個例好了,他看到電視上的節目覺得起雞皮疙瘩,但說出來的卻是雞毛撢子。雖然之後可能會回想起他真正想要說的詞句,但在他直覺的當下就是無法把要說的事物,與正確的話語連結起來。而在中風剛發生後的幾週內,他其實連我的名字也講不出來。後來經過一連串復健,才比較能重新表達一些複雜的事情。

某方面來說不是很像學習中的孩子嗎?想著A卻說出B,這樣的狀況。

有時似乎是受了老爸的影響,覺得自己也變得有點語言困難了起來。明明心中想講的名詞是A,說出的話語卻是B,這種狀況雖然不算多,但也造成了某些困擾。雖然可能只是不自覺被感染的行為,並不代表自己真的有問題。

另外,雖然現在家人們已經能把糾正老爸的錯誤當成比較像是培養感情的娛樂了,但一開始發生時真是完全無法令人高興啊。或許這首曲子,正是那段時期產生的繁複感觸所沉澱出來的結果吧。

我們會漸漸淡忘些什麼,對吧?
那麼,
會再度想起些什麼嗎?


※ 1'48"後的類似機器人的說話聲,本意的確就是「某個人對你說話的聲音」。至於是誰,說了些什麼,當然留給聽者自行想像囉。

[舊文備份] 黑白藍的瘋狂鍵盤魔術師:H ZETT M

原文刊於重力曼波同人情報誌,2011年8月14日

一個手彈電子琴,眼影黑不拉基,鼻頭還帶著詭異的藍色。彈起琴來又快又目不暇給,好像有彈錯很多東西又好像沒有?!但聽起來也蠻過癮的!? 就是他啦,日本鍵盤魔術師H ZETT 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