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發表文章

為您上一道《現實佐掌痕》,每個傷口都在舔嘴嚼舌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reality-with-scars

他看著我說:「你很驕傲,你應該學跳探戈。」 他開始教我跳探戈。舞步怪異、自戀、不快樂、殺氣騰騰。 我一下就學會了,快得連我自己都很意外。 他點點頭:「你學得很快,因為你就是這種人。」 他說對了。我後來再也沒有學會跳別種舞。 所有快樂的舞,我都學不會。
蔡康永《那些男孩教我的事.第三十二號男孩》
乖戾、張狂、陰鬱,《現實佐掌痕》太像巴掌,每聽一次就彷彿挨一記耳光。耳光不是來自音樂,而是聽眾自己的現實生活曾經受過的粗糲艱險。這首作品不是歡樂的音樂,沒有想要對苦澀糾葛的事物舉重若輕,輕描淡寫。KillerBlood在這首曲子裡面製造了一種具有尖刺感的聽覺體驗,讓《現實佐掌痕》不那麼能輕鬆入耳,甚至有著被挑釁的感覺。
雖然KillerBlood的歷來作品並不是沒有與黑暗相關的主題,但《現實佐掌痕》所創造的氛圍就算放在所有作品中檢視也非常刺耳。這首曲子由冰冷的旋律帶領聽眾進入一種「冷暴力」的場景。已經承受過許多次傷害的肉體,在等待懸而未決的巴掌落下前,所陷入的混亂、恐慌與焦慮,構成了這首曲子的主要情緒流向。
這當然不是曾經發生過的事件,KillerBlood在創作《現實佐掌痕》時,一樣是只在意當下作品的動機與樂句之間的設計與安排,並沒有思考作品本身承載的情感或是底蘊。直到作品完成,才會後設式地尋找能夠精準描述聲音觸碰的概念。事後諸葛流的命名,乍看是一種重新詮釋,其實並非如此。
可以這麼解釋,以音樂為思考模式時,其實與文字語言的思考模式大不相屬。這兩種脈絡不同的思路就像是人類與八目鰻大相逕庭的思維。八目鰻在水底看著水草搖曳,陽光折射入水,魚群游動,也是有著自己的明確想法,只是那是一種八目鰻式的思索。用音樂所塑造的思考脈絡也是如此,雖然與語言式的思路有共通聯結之處,但轉譯的過程不一定能毫無差別。也因此,用音樂表現的,必須要回到音樂裡才能深究。單獨地探討樂曲哪一部份指涉「現實」,哪一部份又是想要表達「掌痕」,其實都是事倍功半,偏離樂曲本身的遠路。
雖然不能夠以曲名作為指引按圖索驥,但題名在仔細推敲後仍然給了聽眾一些線索。KillerBlood試圖用兩組不同的喻像捕捉樂曲中的冰冷尖刺感:一個解釋上面已經說過,像是現實的粗糲艱險;另一種解釋可以從「現實佐掌痕」中的「佐」,配合歌曲的文案一併思考…
最近的文章

躲進世界的角落,讓《吉光》篩濾所有雜訊闇影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momentary-bliss
「無論怎樣的瞬間都無法複製與抵銷,屬於我們的時空。」 ――KillerBlood
對於KillerBlood的忠實聽眾來說,這一句話是已經相熟三年的老朋友。從KillerBlood的直播KBGM Vol.02上線後,每次生放送時這句話總會出現在平台上。但這段熟悉的話語,其實隱藏著耐人尋味的含蓄祝福,得深入細究,才能發掘其中深意。
藏在這句話背後的祕密是這樣的:雖然音樂不具有空間性,但播放音樂的當下瞬間,不論身處於哪個角落,樂人與聽眾共有的音樂,都能在每一個不同的空間注入相同的氛圍,讓每一個正在騎車的你、正在讀書的你、正在吃飯的你、正在通勤的你,都進入了同一個祕密基地。那樣的體驗,是誰都無法竊取偷走的。
只有聆聽音樂的我們與KillerBlood,才能真正意識這一段時間的意義,進入那座無法複製也無法抵銷,錯過了就無法再重回的私密神殿。畢竟人總是需要一個完全屬於自己的小小角落,在那個祕密基地中,可以成為一個蜷縮的旁觀者,在這世界的罅隙裡獲得一點不被人干擾的餘裕,靜靜思考自己的事情。只屬於自己的空間,只與自己有關連的時間。這是誰都渴望在這個世界上存有的,自己的地盤領域。
雖然在這五濁惡世,苦難多舛,幸福就像流星,倏忽即逝,錯過就不再回來。古人想像這種飄渺難遇的吉運就像一匹迅捷靈動的馬,這就是《抱朴子內篇.對俗》所記載壽三千歲的「騰黃之馬,吉光之獸」。騰黃吉光,是同一匹馬的名字,速度過快讓人頂多只能得到牠的一撮毛皮,就像是那些我們想得卻又極難得到的事物一樣。
標題命名為「吉光」,但這首曲子的聽覺印象並非僅是透過音樂描繪一隻英姿勃發的神獸形象。《吉光》的氛圍感相當強烈濃厚,私密、靜謐、在靈動之中又有著思索。這也是KillerBlood一貫以音詠物時的創作演繹法――並不是用音樂捕捉那隻神獸吉光,而是創造出吉光適合棲息的森林,讓湛綠翡翠的林木提供神獸隱密感。如此,心中的幻獸,自然就會呼應召喚前來。
也就是說,雖然是作為願望的象徵物,但吉光如同《抱朴子》異聞錄的印象,並不是出現全影,而是在樂曲中偶然白駒過隙,有時浮光掠影。除了從鐵琴的晶亮配器感受到毛皮晶亮的色澤閃耀,以及從曲子起始就鮮明出現的鼓點意識到迅捷的速度感之外,對於吉光神獸本體,並不是這首作品的重點。用旋律捕捉了黑夜,製造了安心…

內有灰色玄機的彩樂遊行《生命謳歌》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carol-of-life
  「鋼琴的聲音,如果按下放著不管,就會逐漸消逝。雖然還聽得到一些,但會逐漸被外界的聲音吃掉。我內心可能一直很嚮往,不會消失、持續不墜、不會衰弱的聲音。」《坂本龍一:終章》

你覺得大家了解你嗎?
在這個世界上,哪怕是只有一個人,有沒有人可以完全理解你心中最深處的想法?
那種很難排遣卻常常出現的孤獨感,其實是很難豁免於人生的。寂寞讓你更快樂,談吐都帶著迷人的色澤。但還是盼望有人能夠真正了解自己,擁有一個只要使個眼色挑個眉,就能理解心意的知己。
但要成為知己何其困難,必須要有敏銳的觀察力,深入追問,才有可能逼近真相。羅素說過:「參差多態,才是幸福常態。」許多時候表面的現象不一定就是內在的本質。光中會有影,亮中會有暗,乍看幸福端麗的事物,其實也隱藏著灰色秘辛。
就像是這首《生命謳歌》一樣。
由蘇格蘭風笛開場的這首聽來胖墩墩的進行曲,是KillerBlood與WONDER PARADE的合作歌曲,音樂遊戲的主要風格是可愛動物風,由浣熊、狐狸、兔子與白熊組成的四人樂隊,在遊玩譜面時快樂地遊行。這也是初聽《生命謳歌》這一首曲子的印象,雖然蘇格蘭風笛的古樸感受讓格局變得宏大蒼茫,但後面的加上鈴鼓與三角鐵等閃亮音色的配器,讓這首小調的曲子也仍然保持著輕快的氛圍。
但千萬不能輕忽KillerBlood作品的深度。廣為人知的《來世》雖然營造了輕盈的音樂觸感,其實是一首與死亡以及來生有關的曲子。舉重若輕,面對沈鬱也能夠有著輕盈,是KillerBlood在作品中的某種傾向。在這首《生命謳歌》中,我們也能見到相同的技法。
表面是充滿歡樂的行進列隊,但雄渾的風笛從樂曲一開始就在提醒聽眾,這是一首可以平易聽過去;也可以像是偵探一樣探索細節,藏有玄機的曲子。福爾摩斯說過,我們總是看,但不觀察。當然也可以單純享受《生命謳歌》,領略這首曲子帶給我們寬闊的空間意識以及持續前行的移動感。但如果綜合所有手邊的線索,從樂曲本身與KillerBlood為這首曲子撰寫的衍伸創作文案,會發現《生命謳歌》內具有讓人驚訝的真相。


發掘真相的鑰匙就在文案的最後一段:
「終末的路途這樣璀璨 來世將至 這樣絢爛 歸於斗室」
終末、來世,絢爛歸於斗室。這一段文字背後的隱喻昭然若揭,其實就是送葬。這一首聽來輕快的進行曲其實是歡樂的告別式,從「回憶縈繞的…

致幻欣快的和樂《暖物》,原來在這裡隱藏著惡魔的小機關?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something-warm
作品的發表日期有時是一項有趣的線索,創作者的意識似乎就隱藏於其中。例如《愁物》(連結)發表的時間是KillerBlood的33歲生日;春節《禮物》(連結)的最初版本發表時間是2015年的12/24,與這首《暖物》一樣,都是在聖誕節前夕推出的贈禮。
聖誕節前夕發表的《禮物》、《暖物》,是不是意味著對KillerBlood來說,聖誕節是非常特別的節日呢?搞不好是一個可歌可泣可以在天橋底下說三天三夜也說不完的故事呢。抱著一定能得到很棒的答案這樣的期待,興沖沖地跑來詢問KillerBlood:
Q:「KillerBlood一定是很重視節日的人吧。」 KB:「不是(秒答)。應該說我對目前的節日還沒找到認同的意義和歸屬感吧。」

乒乒乒乓乓乓匡匡匡亢(老式跌倒效果音)
我褲子都脫了你給我……咳咳,好的各位。KillerBlood完全否定了上面的發表日期線索說,狠狠地讓我的現實佐上了掌痕。但不論是《禮物》或是《暖物》,從樂曲名字或是從聽覺體驗,都充滿了快樂氣氛,實在很難不讓人因此連結起聖誕節呀。
尤其是,《暖物》的聽覺體驗能夠明確勾勒出一幅火爐熊熊燃燒,點亮聖誕樹後,光明燦爛的晶亮畫面。和樂、溫馨、快樂、平和,這首曲子大概是少數能夠推廣給長輩們也不會覺得刺耳的KillerBlood樂曲,闔家同歡居家必備,是快樂聖誕假期的必備應景音樂。雖然還是擁有豐繁的編制配器,宛如KillerBlood標誌的半音與濃和弦,但整體來說,稜角明顯磨圓不少。
這可能跟KillerBlood的創作《暖物》的背景有關。根據樂人自己爆料,他在創作《暖物》時「先把自己丟到令自己安心的環境,再試著用安心的情緒作曲」,也讓這首《暖物》適合在冷冷的團圓節日作為團聚的背景音樂,傳達喜樂平和的畫面。
但,真的是這樣嗎?
在不穩定的邊際遊走,無拘無束的俐落自由,綜觀歷來的作品,其實KillerBlood很少為了純粹的節慶創作。何況也才剛從樂人的口中證明了,對於聖誕節,他是沒有什麼歸屬感與認同意義的。
所以這首《暖物》,自然也擁有KillerBlood專屬的特別小機關,一個很難被察覺,但一發現,整首曲子就會完全翻轉印象的迷幻機關。

打開寶箱,你發現了什麼樣的《禮物》?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something-pleasant
具有神秘感的一人樂團音樂人KillerBlood,有時也很孩子氣,不只做出了Cytus ii的變速神曲,也很會玩。例如在2013年KillerBlood推出的迷你專輯《八號王國(原聲帶)》(八號王國連結網址),在20分鐘之內收錄了10首曲子,猛一看似乎是為了一款叫做「八號王國」的遊戲而作,實際上這款遊戲大概只有到KB宇宙才能遊玩,純屬子虛烏有。
但在聽眾發現了KillerBlood的小小淘氣把戲後,不會因此森77,反而莞爾一笑覺得有趣,KillerBlood的音樂一直都能帶給聽眾各式各樣的不同情緒,但在樂人以作品所打造的世界裡,快樂一直是很鮮明的情緒主體。
《禮物》這首曲子就是在快樂的期待下誕生的。聽到了開頭彷彿像8bit遊戲的主題音樂時,會不會讓你聯想起《八號王國》?在作品中時時出現的,彷彿遊玩遊戲一樣出現的熟悉音效,以及熱血動感的旋律,讓人懷念起以前的童年遊戲時光。《禮物》的聆聽經驗像是打開任意門,敞開了澄金色的門扉,回顧往日的快樂童年。跟著自己的歡樂小夥伴英勇殺怪,打破房間的空罐(咦),闖進神殿迷宮,打開寶箱獲得稀有道具的快感。那時候像陽光一樣燦爛的愉悅那麼純粹;現在卻得努力對抗人生的驟雨那麼狼狽。但幸好只要播放《禮物》,打開寶箱的感動,就又會重新回來。
以快樂的情緒為出發點所創作的《禮物》,在氛圍濃烈的遊戲感中,也有著KillerBlood的設計。就像是寶箱在打開前與打開後的感受不同,《禮物》其實也在樂曲中明確建立了一種特殊的轉換樞紐:在2'43"~2'53"以一種意氣昂揚準備展開新章,朝氣蓬勃的展開作為轉換地帶。在轉換區大部分以8bit作為配器的樂曲在2'53"加入了鼓、鋼琴、鐘琴、弦樂、電Bass等真實樂器,並且升了Key。8bit音樂與真實樂器分成的兩個部份,像是勇者跨越任意門進入的兩個世界。這兩個世界並不一定有明確的指涉,從旋律的線索,聽眾其實應該也發現,轉換前後除了配器的差別,並沒有在旋律上進行大幅度的改造。
所以也許進入的世界表面都是類似,內在卻是截然不同,每天醒來可能都在一個個面目相仿的相異宇宙。生活只是一種多元宇宙論,但就像同一首曲子,隨著心境不同也會有不同感受:也許日曜日的《禮物》…

《柴物》柴起來!宇宙飛行柴犬祭典熱烈開催

https://killerblood.bandcamp.com/track/something-shiba
KillerBlood曾這樣說過:「確定完成作品的瞬間,它就像是冰裡的猛瑪象般全然結凍,然後等著每個人用自己的方式去解讀」但在《柴物》裡,聽眾第一時間感知到的可不是冰封的猛瑪象冰棒,而是在太空中搖晃著胖墩敦屁股跳舞的宇宙飛行柴犬。我為柴犬,人人柴柴,這首宛如毒品一樣的魔性旋律讓每個人都想柴一發,柴起來。
《柴物》(Something Shiba)在物系列的曲目中是首奇作,雖然物系列都是以chiptone音色進行編曲的8bit音樂,但《柴物》有著許多傳奇事蹟:
l《柴物》大概是第一首KillerBlood以一隻扭動腰肢,性感奔放的肥肥柴犬gif作為靈感的創作 l《柴物》也讓音樂人KillerBlood獻身撩下去,為了音樂露面下海,扭動性感腰肢,拍攝跳舞短片 l《柴物》也是目前作品中,少見擁有專屬動畫MV的作品。並且在片尾特典收錄了音樂人的性感腰肢(性感腰肢變成重點了嗎)
另外,約莫從KBGM vol.42(KillerBlood於youtube頻道上每週不固定時間的彈琴直播)開始,聽眾們就開始在直播末尾引頸期待那個「定番結尾儀式」的出現。只要末尾的結束曲是《柴物》,大家的歡欣鬧騰之情堪比祭典。
想想這一波魔性的柴柴祭典,絕對不是偶然。雖然以gif動圖為靈感發想的最初創作《柴犬舞》(Shiba Dance),在3分33秒內僅僅重複著兩段樂句,但不斷迴歸的動感旋律完全能展現gif動圖的律動與力度感,也因此成就了魔性的洗腦神韻。